亲,欢迎来到北京大学首钢医院。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工作动态 >>媒体报道 > 正文

工作动态

媒体报道

【医学界】还抢救吗?不了,让她走吧

浏览次数:

实探中国首个三甲医院中的安宁疗护中心。

我一直记着漂亮爱干净的你

“雪梅,脉搏没了。”

“还抢救吗?”

“不了,就让她走吧。”

张雪梅看着平日里平静的叔叔,此刻已接近崩溃的边缘,赶紧扶了他一下。叔叔的手指搭在老伴的手腕上,完全无力。

张雪梅说,叔叔坚持不用心电监护,就这么守在阿姨身边,一直摸着她的脉搏,直至跳动渐息……

微信图片_20190828103257.jpg

“那一刻感觉叔叔就要哭了。这么多年,多少事,都没有打垮他,而就在这么一瞬间,感觉他就要倒下。”

这是张雪梅在北京大学首钢医院(以下简称首钢医院)安宁病房照料的一位病人,直肠癌晚期,在病房住了半年时间,而在这之前病人已经患病五六年,一直是丈夫在身边无微不至地照料着患病的妻子。

夫妇两人都是50多岁,大学教授,张雪梅印象中两人特别有素质,她管他们叫叔叔阿姨。

“平时叔叔没什么事,有事我就叫你们。”

张雪梅印象中叔叔总是一个人把阿姨照顾得特别好。

叔叔平日总爱翻着阿姨没生病前的照片给她们看,“阿姨特漂亮。”

叔叔说阿姨平时爱干净,于是叔叔每天会把病房收拾得特别干净。

“超级干净……”

女儿,让我好好看下你的样子

老人是一名退休地质勘查队员,70多岁,卵巢癌晚期,预估还剩两个月的时间。唯一的女儿从美国赶回来,老太太意识到自己的时间可能不多了,提出了想要居家安宁治疗,首钢医院便派了医护人员进行居家指导。

微信图片_20190828103300.jpg

“老太太将女儿的照片按照时间顺序一张张仔细排列起来。”

女儿在大学毕业后便去了美国,之后的20多年,家里缺失了女儿的整段成长历程。老人想用这些照片,连贯起女儿的成长岁月。

女儿在此期间安排了母亲所有的好友来看望她,即不让病人太疲惫,又能安排出合理的时间。

按照首钢医院医生给出的离世征兆,女儿在母亲离世前7小时给首钢医院打了电话,老人最后在急诊科安然离世。

母亲走了,女儿哭成了泪人。

遗憾,在美国打拼、成家、育儿,却因为孩子太小不能常回来,留下母亲大段的孤寂。

安慰,最后两个月陪在母亲身边,满足老人最后的点滴心愿,弥补之前的空缺时光,直至母亲安然离世,也算不后悔。

张雪梅,护士,24岁,河北承德人,毕业后就一直在首钢医院工作。一年半前从肿瘤科调至安宁疗护病房(以下简称安宁病房)。

“每天见证生死,会压抑难受吗?”

“还好。”对“医学界”的提问,张雪梅显得比较淡定。她说,刚到肿瘤科的时候,经常见到病人离世,也会感觉接受不了,后来带教老师告诉她们,死亡对于癌症晚期病人来说也是一种解脱,也就慢慢接受了。

“我们的职业要求我们管理好自己的情绪,不要让自己特别情绪化。”张雪梅说有时候大家会觉得安宁病房的护士们冷血,是因为她们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

“有时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,但要强忍住,我们要安慰家属,让他们尽快从悲痛中走出。”

一个20多岁的年轻姑娘,就这样每天见证着生离死别,用积极的情绪安抚病人和家属,让病人有尊严、安静地走完生命的最后一程。

孙文喜,护士长,同样是河北人,比张雪梅大不了几岁,从2年半前首钢医院安宁病房成立,便一直在这

“我们不能像其他病房护士那样,有把病人治好、护理好的喜悦感。”孙文喜谈起她们的护士团队,虽然每个人在患者和家属面前都表现出非常阳光的一面,但私底下也会压力很大,不管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,“会想,为什么在我的班上总是送走病人。”

这个时候孙文喜会安慰她们要换个角度看问题,不要觉得自己送走了病人就压力大,而是要看病人是不是走得安详。

“如果病人能够平静离世、没有痛苦、心愿都实现了,就是我们工作的成就感所在。”

有时候病人会突然问,“我是不是时间也不多了?”

在安宁疗护病房,这样的问题无法回避。

“我就会跟他说,是不是真的感觉不行了,有什么心愿需要帮你实现的,以及对于身后事的交待。”

在安宁病房,死亡不是刻意回避的话题。她们要做的是帮助病人淡然面对死亡,引导病人和家属间的沟通交流,说出他的心愿。

她们是生命最后的守护者,虽不能迎接生命的绚烂,却是守护着生命最后的安宁与尊严。

微信图片_20190828103305.jpg

首钢医院的安宁病房建设,源于2015年北京石景山地区慢病调研。调研发现石景山区癌症发病率在北京偏高,癌症作为长期消耗性疾病,对患者及其家属造成了巨大的精神、身体和经济负担。

作为石景山地区最大的医院——首钢医院想到了建设安宁病房,让癌症晚期病人可以安详地离世,而不是将一生的大半的积蓄耗费在最后无谓的痛苦治疗中。

之后首钢医院开始做安宁疗护方面的调研,发现在全国范围内,安宁病房的建设参差不齐,很多时候安宁疗护是与肿瘤科、老年科并行发展,这种共生状态下,安宁疗护病床经常因为别的科室床位不够而被侵蚀得残缺不全。

“于是,我们就想到了去台湾看看。”首钢医院副院长王海英告诉“医学界”,医院组织领导团队于2016年赴台湾马偕纪念医院考察学习,台湾地区对于安宁疗护做了非常详实的工作,以立法形式全面推开,根据医院规模的大小配置相应规模的安宁病房,同时有相应的收费标准支撑。

“回来以后,我们就在医院内选址,有了我们现在的安宁病房。”

首钢医院安宁病房目前有14张床位,都是单间。单间有利于保护患者隐私,方便家人照料、探访。

王海英表示,我们对住进安宁病房的患者,一般会选择生命周期剩最后3个月的。尽管如此,排队也已经到了3个月以后。

“刚开始做安宁疗护的时候,也担心过社会接受度的问题,运行一段时间后,发现大家对安宁疗护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,需求也很大。”

微信图片_20190828103308.jpg

首钢医院安宁病房运行2年半以来,共计接纳患者超过300人。虽然患者的生命时长没有因此延长多少,患者的生命质量却提高了。

“有些人认为进了安宁病房就不做治疗,等待死亡了,其实这是一种误解。”王海英说,安宁病房的基础治疗都是完备的,包括一些最前沿的靶向药物也提供的,只是不做有创治疗。

安宁病房配备有由肿瘤内科、肿瘤外科、疼痛科、中医科、中医康复科、精神科、营养科医生和护士、志愿者组成的综合医护团队,来对患者进行照护。患者申请进入安宁病房需要经过医护团队的评估,给出治疗方案,同时会告知患者及家属,在安宁病房不做有创治疗。

即使签署了知情同意书,有一部分家属看着病人身体难受,还是会要求电除颤、插管等,这时会尊重病人和家属的意愿,将他们转至普通病房治疗,病人进出安宁病房是自由的。

“尤其患者是孩子,家长在送进来的时候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但总还是会情绪波动,不愿意就这么放弃,会再折腾做各种积极治疗,反而加剧了孩子痛苦。但想到这么小的孩子,生命还未绽放就要调零,也能理解家长的心情。”

这个时候就需要对家属进行安慰、疏导,这些心理和情绪上的工作,在安宁病房占了很大一部分。

在安宁病房,提倡适宜治疗,不是只为多活几天,而是让患者感觉自己不孤单、不被抛弃,在最后的日子过得舒服、有尊严。


本文首发:医学界

本文作者:蔡鎏 / 杨丹丹

图片来源:杨丹丹 /

 网络责任编辑:李兴鹏